【金沙彩票平台安卓版】花1.8万为女“铺星路” 半年只学会《洗澡舞》

  • 时间:
  • 浏览:0

  去年11月初,成都市民白女士为女儿在一文化公司签了一份《艺员培养协议书》,根据协议该公司不但承诺会把孩子包装成专业模特儿,回会将孩子送上专业舞台。

  可交了183000元,大四天时间,孩子就医学会 了跳一支《洗澡舞》和走T台步,最初承诺出演微电影《爱在童年》中途也被搁浅。

  “上课老师迟到、合同上课程套餐和实际相差大……你以为太水了。”今年7月初,白女士和一些5位母亲,以实际课程效果与合同承诺差距太大为由,要求该公司退还未上课程费。刚刚家长们通过短信、电话、找上门等妙招要退款,却被对方多次推脱。

  直到9月27日,白女士才退还3840元退款。

  路遇“星探”

  面试包装后将拍微电影

  2014年7月,白女士带着女儿小雨(化名)在成都逛商场。刚走出商场大门,就遇到有4个多 年轻女孩,手持话筒,旁边跟着一位男子扛着摄影机。话筒上挂着一块牌子,后边写着“成都少儿栏目组”几次字。女孩径直朝我本人走来,一直把话筒对准小雨。

  “小其他同学,你好可爱啊,你是和谁一块儿来的呀?”陆续几次什么的问题,小雨都流畅回答。一旁摄影男子摄影机镜头对准小雨,一直调换方位。

  年轻女孩接着告诉白女士,小雨活泼可爱,很有包装潜力,需用去公司面试,一旦通过,就会进行“明星包装”。最让白女士心动的是,“包装”妙招是拍摄微电影,并在成都电视台播出。她留下了联系妙招。

  一周后,白女士接到艺德风尚文化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电话,让小雨参加公司面试。

  抱着让女儿锻炼的心态,白女士带着小雨到了成都红牌楼一广场写字楼4层,成都艺德风尚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称“公司”)。

  签订协议

  交183000元签订《培养协议书》

  一进公司,她和女儿被带进教室。教室里搭着T型舞台,台下坐着有4个多 评委。

  小雨站上舞台,唱了一首英文歌。在才艺表演刚开始了后,白女士被请到了总监办公室。“当时,她问我工作是那先 ,孩子在哪里读书,都参加了那先 兴趣活动?”白女士说,20分钟后,工作人员通知小雨通过了面试。

  刚刚加入“造星”计划,拍微电影、上电视,首先得交130000元会员费。白女士同意,并现场交了钱。刚刚的两周,老师教会了孩子跳《洗澡舞》。

  公司工作人员告诉白女士,刚刚参加剧场表演,需进行更加专业的培训,刚刚学会英语一份叫《艺员培养协议书(儿童)》的合同。“为更好的推广包装乙方”,培养项目课程采取“3(主修)+2(辅修)+1(选修)上课模式”。主要包括天性束缚解放、表演基本功入门课、台词课、形体课、影视赏析模拟课。培养周期共计300个课时,每课时45至3000分钟,收取费用93000元整。合同上写明“艺员可享受服务:签约期内保证乙方有舞台剧、电视剧或广告活动的演出实践可能性。”

  工作人员口中“专业老师的专业培训”让白女士很心动,而且承诺要请专业老师,站上专业舞台,参加专业比赛,在重庆、成都等大型演出活动中,让孩子有可能性参加。

  “一切都是为了娃娃”,2014年11月8日,白女士和艺德公司签了有4个多 周期的培养计划,再交了1630000元。

  学习课程

  四天都是学猫步

  签了协议后,小雨刚开始了了每周六去上课。2014年快要刚开始了,小雨只学了T台秀。

  白女士看着女儿“每周就去扭两步,而课上完了走得都很差。”她详细不满意小雨的学习效果。她刚开始了了怀疑公司的“专业性”。

  她问小雨后才知道,八个星期的走台,都学的同一套步伐。她翻开合同,对照课程一一询问女儿,后边的八个主修课程“消除胆怯练习”;“无结构表演”;“台词功底训练”所涉及的诗歌、朗诵、绕口令;运气发声;主持、即兴表达;国学基础《弟子规》等,都只有 上过。

  课程已上大半,主修内容全都只有 教。承诺的各大表演可能性,也迟迟未通知。

  直到今年6月28日,公司让小雨参加有4个多 户外模特走秀。白女士带着小雨参加,却就看是在某商业广场顶楼,搭建起的塑料棚,“看起来非常简陋和随意。”

  集体维权

  微电影搁浅6位妈妈要求退款

  而白女士一直向往着给女儿拍摄的微电影,一直只有 消息。直到今年7月初,白女士才从一些家长那里得知,微电影被搁浅了。

  袁女士的儿子也参加了一些培养计划,她说我本人和儿子的遭遇,与白女士母女很像。当初其他同学在动物园门口,同样被“星探”女孩拦住,面试后交了93000元签了一年艺员培养协议。“过去四天中,我的儿子参加了三、四次微电影的拍摄,而现在连有4个多 成品也只有 。”

  刚刚,白女士和袁女士找到了一些几位家长了解状况,才发现“课程太水了。”孩子学的东西屈指可数,老师一直迟到,交的会员费和培养费加起来,多则一万有余,少则几千。家长们一刚开始了了都是由微电影拍摄吸引,而后就一直没见成品,更太大在成都电视台播出了。而公司对此的发表声明是,“拍完了,还在剪辑。”

  她们认为我本人被骗了。7月中旬,6位妈妈集体向公司提出退款要求。

  在提出退款要求后,成都艺德风尚文化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蔡总答应出面协商。约定在7月中旬一天的下午2点,袁女士说,那天6位母亲一直等到晚上9点过,才有一位自称对此负责的公司代表朱雷朋,出面接待6位家长。在答应退款后,朱先生从办公室学会英语学生上课签到表,意思是按照未上的课程节数退款。

  白女士拿起签到表,“后边的字迹都是我和女儿的!”她当场与工作人员争吵起来,认为对方伪造了上课笔记。

  7月26日,公司立书为证,承诺在8月25日退还剩余课时费。约定时间到了,一些四位家长陆续收到了该公司退款,但袁女士和白女士仍未收到退款。

  公司发表声明

  因资金状况不佳微电影计划搁浅

  9月27日,记者跟随两位家长找到成都艺德风尚文化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朱先生。

  华西都市报记者表明身份后,朱先生说,培养协议中涉及的胆怯、勇气等课程是在活动进行中做的,并未单独开课。而微电影虽然搁浅了,原困着是公司资金状况不佳,后期剪辑制作难以维持,退款也只有从小额度的刚开始了了退。

  朱先生发表声明了伪造签名,“这是前台工作人员看小其他同学来后,帮忙代签的。”白女士提出质疑,有4个多 文化有限公司与算不算资格做教学类的课程培训。朱先生解释太大太清楚。而关于老师资质,他则称都是大学毕业生,不方便透露具体学历。

  27日晚,白女士终于收到了公司退款3840元。而袁女士的退款,朱先生承诺将在10月3日前完成。